1. <optgroup id="rcaiq"></optgroup>
    2. <span id="rcaiq"><sup id="rcaiq"></sup></span>

        幼兒英語培訓

        瑞思英語老師眼中的美國課堂

        來源:瑞思英語2017-08-15

          通過瑞思學科英語組織的對Lorri老師課堂的觀摩,我感覺收益良多。雖然是一整天的英語課程,但一直馬不停蹄地忙碌的孩子們卻沒有現出任何疲憊和倦怠。課堂氛圍愉快而且輕松,活動豐富多樣,緊湊有致,看似漫不經心的閑話家常,卻總是有效的抓住孩子們的注意力,流暢而自然的帶著孩子們過渡到下一個課堂環節,看不到老師打了雞血似的激情澎湃,但是孩子們的小宇宙卻是燒成了熊熊火焰,成了真正意義上的課堂主體。客觀的說我們這些在傳統應試教育模式下浸泡二十幾載的學子,很容易一不小心又淪為了教書匠,所以真正地轉換自己的思維模式還是得有這樣的看見、感受和對比的機會,不然只能憑天賦遐想了。
          Part 1 引導者Or 教書匠
          在Lorri老師的課堂里,孩子們不停地觀察、說、寫、思考、完成項目。而老師的大部分教學目標語言都放在了demo和糾偏,具體到每個人要做成什么樣,說哪幾句話。成品展示完畢,再進行過程展示,還會One by one 地讓孩子們重復問題,明確指令,對前期規則建立的耐心讓人很是驚嘆,花費的時間多得常常令我擔心是否還能完成教學計劃。轉念才恍然大悟,學生學會難道不比老師教完更重要嗎?
          我的課堂我也一直在說,但是我說的他們聽了嗎?聽了又懂了嗎?懂了又會了嗎?我怎么知道他們會了的呢?我的評價標準和評價方式是什么?我也做PBL,但是是否是為了做PBL而做PBL的,一連串的問題在我的腦子里碰撞出了激烈的火花。反觀自己的課堂,我也會也會聲情并茂,也會激情澎湃,孩子們的參與度也很高,但是孩子們是喜歡上了和我玩,做游戲,還是喜歡上了學習和思考本身呢?這個我心里很沒底。尤其是在面臨要在老師教好和學生學會做選擇時,我肯定把落腳點放在了前者。但是教育的終極目的是什么呢?是培養優秀的老師,還是培養優秀的孩子呢?很顯然,主體在孩子身上,離開這個落腳點,再優秀的教學方法,再風趣的教學風格,再激情萬丈的課堂氛圍,也是空中樓閣,備課能否真正地從孩子的角度出發將會決定我們究竟僅僅是裝滿一桶水的教書匠,還是點燃一把火的引導者。很多問題如果從這個角度出發思考就可以得到明晰的答案,教育也就不會是僅僅的浮于表面的走流程了。
          Part 2  獎勵為了誰
          我的課堂里也不缺獎勵機制,也會有全方位、立體式、多層次的鼓勵方式,比如語言、肢體、眼神、實物。但是作為在以謙虛為美的傳統文化下長大的我來說,我不會贊美,也不會接受贊美,為什么我有時候做了,有時候沒做?因為我沒有把鼓勵和認同看成一種必需品,而只是營養藥。
          Lorri 老師則不同,獎勵無處不在,并且是對事不對人的,讓我覺得就是對孩子的一種真誠得不能再真誠的認同,沒有斧鑿之痕跡。Lorri 老師會說“你因為努力思考了特別棒”,而不是“你特別棒”。還有就是對個體獨特性的尊重,尤其是在回答問題的時候,“因為你和別人的不同而出色”等等的鼓勵充斥整個課堂。不去苛責對錯,但是我一定得知道你的理由,每次要進行新的活動之前老師都會問孩子們Are you ready for…., 而沒用it’s time to …。做很多事情Lorri都是用商量的語氣而不是命令的語氣,不是簡單粗暴的告知。要是我是孩子我也會感受到被尊重,我會愿意聽他的話,對平等而尊重的課堂管理方式也是滿滿的認同。我想,在這樣的認同肯定下長大的孩子一定是自信而愿意思考的,比如“I like the way … sit quietly .”、“A good reader will always follow his tracks. ”、“Good students always keep eyes on teachers”。制止不良行為時也是仔仔細細的用實例跟孩子解釋原因,這一點非常容易讓孩子接受,沒有被管的感覺,只有長者對自己的關懷。
          還有就是一個類似于瑞思幣的獎勵,長方形,黑白打印,上面寫著:
          Take responsibility
          Engage in your learning
          Act respectfully
          Make safe choices。
          簡單的一張黑白卡片,沒有絢麗的色彩,沒有實際的利益,但是上面是好的行為。以我通常對孩子們的了解,對他們來說應該沒有任何吸引力。但就是這樣的黑白小卡,孩子們卻趨之若鶩。通過希望孩子做的行為去獎勵孩子,不僅肯定了孩子們正確的行為,更是對正確行為的再次正強化,同時也起到了對孩子正確價值觀的引導作用,更重要是有助于讓孩子真正的喜歡上正確行為本身,而不是借助其他外物的間接喜歡。外部刺激的獎勵方式比較功利,容易導致孩子失去對正確行為本身的興趣。
          我想到了有一次我跟家長的溝通,我說:“要是娃兒讀完一本書,你可以再獎勵他一本書。”家長立刻回我說:“哎呀,他不傻的。”家長本身就沒有對讀書是好事這種行為進行真正地認同,傳遞給孩子的又怎么能是被獎勵的感覺呢!所以用我們期待孩子能實現的行為去獎勵孩子是有前提的,一定是建立在對正確行為的認同上。
          Part 3 誰該更忙?
          Lorri老師通過分層次引導( high levels teach low levels)、思維導圖(brain storming map, classifying tree)等方式,配合Inside/outside circle、 rally robin、 round robin等合作學習方法,輔之以動態的評價手段如“if you hear your partner’s voice, stand up”; “if you finish , stand up”;“If you agree with him, thumb up/down/”等語言 ,不僅增強了課堂的參與度,也在保證了個體輸出的情況下進行了集體輸出。她約定好了,每個人都要認真聽其他人說話。其實整個課堂就是一個大項目,每個小朋友負責完成一個小模塊,最后進行資源共享。她引導孩子觀察,傾聽,加工信息,分享信息,分類與發現,并且通過團隊合作的方式進行Presentation。孩子們不停地聽說讀寫,積極投入到課堂中,在寫作興趣的帶動下充分提高了閱讀能力。在PBL環節里,有了前期的事無巨細,孩子們十分清楚明了地投入到自己的模塊中,老師就有了更多的時間進行過程性引導和一對一交流,最后孩子們帶走的是合作學習的愉悅和作為團隊一員的成就感。
          反觀我們的Pre-K課堂,學生年齡和認知要普遍低于中美交流班里的這些孩子很多,但是卻常常因為要趕流程,不舍得過花那么多的時間和耐心去引導孩子如何完成他們的作品。常常發生老師已經講了方法,但由于指令模糊、思考時間不足,缺乏標準示范等原因,導致孩子在過程中還是焦慮的問老師“怎么做啊”這樣的情況,最后幾乎都是老師幫助孩子們完成作品,那么PBL 究竟鍛煉了誰的動手能力呢?值得我們深思。
          通過這次觀摩,我深切的感受到了瑞思正在做的與美國課堂的教育方向上的一致性,同時也看到由于文化差異所帶來的一些空有其形而缺其神的東西,希望再接下來的歲月里能夠有不一樣的調整和改變。
          愿我們都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教壇上璀璨的明星。
        分享到:   

        (責任編輯:demichi)

        聲明

        瑞思英語官網(www.gq112.com)所涉及的任何資料(包括文字、圖片、視頻、版面設計等)均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等法律法規保護,未經授權禁止任何商業用途。

        RiseClub瑞思社區蘋果IOS客戶端RiseClub瑞思社區安卓android客戶端

        Rise Club瑞思社區下載安裝

        瑞思英語騰訊微博瑞思英語新浪微博

        關注我們

        瑞思英語官方微信,微信號:risecn

        預約試聽課:

        400-610-1100

        3972,61人已領取      剩余名額19
        日夜爱搞搞